華靜
  
  這是我20歲時在自己的日記里寫下的。為什麼寫下這豪邁的字句,已記不清了。但今天翻著,瞬間被20歲的我感動了。這不只是文字,文字間跳躍著我真實而鮮活、卓爾不群的一種思想。
  我似乎一直在思想。尋找著思想,困惑著思想。
  那思想的骨架其實就是心中的太陽花,有明快的色彩,燦爛的光芒,還有就是各方面吸收、積累、融合在一起的問題。對我而言,民間是我心靈的避難所,通過生活細節一點一滴的體驗才能安置自己夢一樣的遐思。
  有一次去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出差的機會,我因工作安排不開錯過了。之前,我做過這個地方的功課。很想去得榮縣看看,那是個被稱為吉祥太陽谷的地方。相傳很久以前,普賢菩薩的坐騎白象在峨眉山思鄉心切,一日竟偷偷離開峨眉山向南方的故鄉飛去,不料途中因大霧遮擋迷失了方向。突然一道穿雲破霧的金光擋住了去路,撥開雲頭一看,只見下麵一片鬱郁蔥蔥的山谷中陽光普照,一派祥和。白象心中大喜,遂入谷中,忘掉了寂寞和燦爛,不覺在此一往終年……篤信佛教且崇拜太陽的康巴人,將這個令白象樂不思歸的地方叫作“扎西尼明龍”——吉祥的太陽谷。它就是今天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得榮縣。
  我沒有成行,但至少因了這個緣由知道了吉祥太陽谷。這個美麗的名字越過沃野千里的川西平原,穿過狹長的郎山隧道,直抵我嚮往的心底。白象留戀民間,那民間在它眼裡的魅力就是一條河流,一束光,一個村莊,一棵樹,一壠田,一群安居樂業的人……所以,我由此想到了20歲時寫下的“我生命的疆土在民間”這句話。
  民間有我,我在民間。身為記者的我有幸有機會在祖國大地上奔波,把我眼中對各地風情的觀察轉化成為對一種文化的審視。我習慣了每到一地就複習這裡的民間生活,當地人的飲食,風俗以及著名的人文景象,我的筆墨濃縮了各地靈氣,自然就在筆下涌出散文、游記、紀實,甚至一首首詩歌。
  我在民間。雖然我還不是看破紅塵之人,但我憑藉在生活中的各種經歷,對現實有了自己的觀點和認識。本心裡,我想讓更多的人得到一個平民百姓本應有的“知足常樂”心態,以為這就是最好的福澤,然後,不必要等到掙夠100萬才去學習享受生活。
  我在民間。生活在當下,就在家庭、社會中投入地生活。那些細膩動人的體悟,那些對人生的感悟,從童年到現在,一直滲透在我的視野中。榮耀和平淡打著架,吵著嘴,一路走來,讓我漸漸明白:無論你怎麼不甘心過平凡的生活,你面對的就是最真實的、最平淡的日子。我們的每一步,都是自己在走,必須自己去走。父母再疼愛我們,卻無法幫助我們一輩子。但他們的愛,體現在細微之處,總是打動我們的心。
  我在民間。行走就是生活的一種方式。我的骨子裡的中國文化情緒和歷史情結那麼自然地矯正著我的言行,我們不難發現,我們不僅從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根,更是中國厚重歷史文化的受益者。我在民間深切地感受到了山與水的纏綿,感受到了優雅是來自日常生活習慣的培養,感受到了簡單的思想都能包容天和地的遼闊,感受到了擁抱我們的愛竟然也來自自然界……我在民間,完全平淡地忠實於自己的感覺,所以,我真實。
  我在民間。種植過那些留在生存記憶里的精彩,也沿著黃河唱過氣勢磅礴的歌,黃土高原的空間里我知道了什麼是辛勤勞作。一位老大娘失去女性柔美的雙手讓我讀懂了滄桑的黃土坡。
  我在民間。我瞭解了人民生活的狀況,年輕人為什麼都從家奔向外面的世界。清貧的日子解密不出他們心中的芳華,他們不想讓自己的生活缺乏詩意,太過現實的生活讓他們主動尋找一次感動自己改變自己的機會。
  我在民間。我體味愛,體味忠誠,體味處變不驚,積極應對的艱辛。我似乎再也找不到當年最純真的快樂,但我沒有忘卻那快樂。我找不到時,並不代表別人就不能擁有。
  我在民間。在我的生命中畫永遠的梅蘭竹菊。在我的心窗里,裝滿了無數美好的憧憬。心的方向不需要裝飾。我用發自肺腑的千言萬語,清醒地繪就女性視角的畫面。那些知己,那些最難得的知己們不端著自己,卻端著友人端著我。於是一切艱難,揮起畫筆輕輕帶過。
  我在民間,茫茫人海裡,守住自己靈魂深處的寧靜。我在精神上站成了自己,同時賦予平常的日子所沒有的一種意義。
  我在民間,理解了生活為什麼永遠沒有勝負,生活永遠沒有學期,明白了用自己的時間來證明自己。
  我在民間,我寫每一天的日記,扉頁故事,封面故事,插圖故事……給自己找一個空間,釋放關不住的情緒,那些一字一句,關聯著早晚不同畫面的話題,泛在心底,無法抹去。一言難盡的傾訴深沉在日記里,卻也是心意獨韻的篇章。
  我在民間,月光下沉思,指責別人的同時反思自己。那種積蓄已久的期望走來走去,卻並不是十全十美,表裡如一。期望中一切事物變成了遙遠的影子,從此模糊了記憶。
  我在民間,仰望蒼天,我努力強化那被現實阻斷了理想意識,我無法形容自己的創造力怎樣在與現實環境拉鋸,也無法說清正直單純的自己怎麼朝氣蓬勃地一次次從委屈的淚水中崛起,但我能把握的是讓獨立的自己站在一處,站成別人可以依靠的背。
  我在民間,看了韓劇《大長今》,鄭宮娘娘曾經說過一句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這是立世人不可不記的箴言,也是生存中不可不記的經典。
  我在民間,我愛民間。
  華靜,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北京市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第八次全國作代會代表,現任中國國門時報副總編輯。出版有詩集《有夢在前頭》《那隻安撫我靈魂的手》;散文隨筆集《給心找個家》《送給自己的玫瑰花》《舊鐵路上的尋覓》;報告文學集《夢裡梧桐》等。  (原標題:我在民間)
創作者介紹

keroro

sj73sjlh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