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晚8:30 鎖金村的廣場舞現場,不遠處就是居民樓。
6日晚8:30 原來的廣場舞現場已經沒有了跳舞者。張 可 攝
  高考了,廣場舞還在跳?大爺大媽們承諾“停跳三天”
  張 可
  6月初,南京上上下下幾乎萬眾一心地保障高考,但還有一項“干擾”沒有管好。一直到高考前兩日——6月5日晚上,南京市玄武區鎖金村內的“廣場舞”還在跳,音樂聲百米外可聽見。街道已經多日收到小區內考生家長投訴,並由城管中隊出面“談判”。磨了一周,廣場舞者們終於點頭:6、7、8日晚上暫停。 揚子晚報記者 張 可
  快高考了怎麼還在跳?

  高考前夕的“廣場舞”屢遭投訴
  鎖金村是南京最大的住宅片區之一,始建於上世紀80年代。住宅樓連成片,公共空間有限。6月5日晚7點50分,揚子晚報記者來到鎖金南路、鎖金中路交匯處的小廣場,這裡舞曲響起,身影搖曳。10分鐘後,鎖金村街道城管中隊指導員朱華寧與兩名協管員到達現場。
  “您好,現在快要高考了,能不能暫停幾天?”朱華寧在重覆著中隊一周都在做的事。這個小廣場夾在居民區中間,不到50米左右三個方向都有中高層的居民樓,歌舞聲的傳播沒有阻攔。據介紹,近段時間,街道就開始陸陸續續收到居民投訴,反映廣場舞的音樂聲影響家中考生的複習備考,最後由城管中隊出面協調。
  “城管不管廣場舞,但作為街道的城管中隊,根據屬地化管理的原則,我們必須受理投訴。”不過在現有權限下,朱華寧能做的就是一遍遍勸導:能不能暫停幾天?被拒絕後,再退一步:能不能聲音小一點?“因為這種勸導沒什麼效果,所以談了一個星期還在跳。”
  城管苦心勸說?

  大爺大媽們承諾“停跳三天”
  看到身穿制服的朱華寧來制止,大爺、大媽們停下舞步,十幾個人圍了上來,你一句、我一句地說,主要觀點是“這舞必須要跳”。他們的論據分別如下:一是,跳了很多年,已經養成習慣了,現在每天30多個人參加,不能吃完飯就上床睡覺;二是,鎖金村這麼大,但可供居民休閑空間的就是這處小廣場。只能在這邊跳;三是,音樂聲音開得不大,20米外就聽不到動靜了。四是,只跳一個多小時,晚上九點後收拾回家了。這個時間段說不定學生沒有回家,還在學校補習。
  朱華寧點著頭聽完,沒有直接反駁。“家家都有小孩兒,是不是?高考是人家一輩子的大事,將心比心,就歇個幾天。”“7日、8日不跳了!”一位跳舞的大媽說。“不行,7日有考試,6日晚上也不能跳。”看朱華寧比較堅決,舞者中一個中年男子站出來表態了,“確實馬上就考試了,那就6、7、8日不跳,9日晚上繼續。”
  “承諾能不能落實,我們晚上值班的人還要到現場看。”昨天下午朱華寧告訴揚子晚報記者。昨晚8時許,記者再次來到這裡時,已經不見跳舞的大爺大媽們,只有幾個小孩在這裡玩耍。
  廣場舞究竟誰來管?

  環保熱線管工地、機動車,投訴廣場舞要撥打110
  廣場舞究竟誰來管,不少市民還不清楚。記者瞭解到,對於干擾正常生活公共場所的行為,主管單位為公安部門,而環保部門主要負責工地施工噪音、道路機動車噪音等方面的監管。“根據2012年修訂的《江蘇省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條例》,對於廣場舞的投訴可以直接撥打110。”環保熱線12369解釋說。
  江蘇增寬律師事務所李平律師表示,公安扮演的是“行政機關”角色,對糾紛進行調解,影響他人的正常休息和生活,有權處理。“有很多事例,娛樂生活的廣場舞已經到了擾民的範圍,影響了他人的權利。”李平表示,110是有權處理廣場舞問題的。李平告訴記者,與其讓110出面,讓跳舞的大爺大媽們產生抵觸感,不如借助民間力量,比如組織志願者、大學生,在天黑之後到小廣場進行宣傳勸導,效果也可能會意想不到。
創作者介紹

keroro

sj73sjlh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